无可

只想安静的度过一生不留遗憾

“唯有两相负,方能两不负”

我真的只能是她的普通朋友,我所有付出的时间都被看作了久远的联系,仅此而已,而我却还在为了是否打扰到她而颤颤巍巍

暗港

——港口给了舟安定
01
我与W真正相识是在高二,就像是在湍急的水流里挣扎,突然出现了一个可以抓住的竹竿。
学生时代在校园里的伙伴就像是形式上的特写,其实说在口里的就是去厕所可以一个人,上下课可以一个人,落在行动上的却是不管去哪都会叫上一个可以与自己同行的人。我也不免落俗了。
我们在同去课间操的路程中越来越熟络了起来,每天上课下课都同行,于我而言,那个时候情感很奇妙,觉得有些东西会突然之间就窜出来,然后又莫名其妙得溜走了。每天晚上从教学楼到寝室楼的时间是我的私心,路上的人很多,我甚至想人越少越好。
夏天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,只有冬天的记忆安定得在脑袋的某个角落里。北方的冬天刺骨的冷,学校里的我们把笨重的棉袄穿在肥大的校服里,像极了企鹅。我的手掌很大,我喜欢把你的手攥在掌心,然后放进自己的校服口袋里,那是高中时代的我很喜欢的一件事,我觉得那样很温暖,只有很亲近的人才可以做的。现在想想,可能只是有些害怕失去,想紧紧的攥在手中。
那时的我不喜欢去食堂吃饭,总是往超市跑,你们总是会调侃我是大仙,一开始我总会反驳,后来习惯了就会笑笑也不说什么了。那时得自己也搞不懂自己,总觉得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不像自己,可是我确实很想珍惜你们。
由于学校的硬性规定,下课去吃饭的路上是不可以跑的,还有一些我觉得很闲的老师站在那里抓跑步打饭的学生,想来也好笑,管学习,管睡觉,吃饭竟然也管。每次最后一节课临近下课的两三分钟,每个班的人都会蠢蠢欲动,头脑风暴无外乎一会儿要跑多快,吃什么饭,如果不跑快点就吃不到米饭,吃不上饼。
我总会想起有次你竟然说让我俩去打饭,G说让我一定要跟紧点,本来就跑得快,要不还要管着我,我当时就哈哈,让你们放心。可是天总是不遂人愿,我没办法啊,他们就像百米冲刺的,恨不得把阻挡在自己前面的人撞飞,我穿越重山万岭得下了楼,当时真的很感谢那些人没把我踩死,哈哈。我看到G站在那里急急得等我,我真的憋不住笑,拉着我就跑,还不忘叨叨我慢死了,也很无奈的。我知道,肯定吃不上米饭了,只能啃馒头了,我们回来后,看着你,除了笑我不知道我还能做出什么表情,我想你心里或许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崩腾,或许你早就知道这种结果,不过好在这顿饭我们吃的心平气和,哈哈。你说再也不会让我去打饭了,就让我好好得等着吃饭就好,我记得当时我心里是很开心的。

02
夏季的校园里还是很好的,只是到处飘落的杨絮柳絮让人有点不舒服,学校唯一让人满意的是绿化很好,走到哪都是树和草。
我记得教学楼的下面有棵树,至今我都不知道它叫什么,它长出来的就像是槐树长出来的那种花似的,你说你想要,我就在想,我长这么大都没干过这种坏事,这要是让老师抓到那还了得,你不管,我心一横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伸手摘了一嘟噜下来,我整个人都心惊胆战的,你们就笑。我让你藏在衣服里,别让人看到,没人想过那东西竟然掉色,整的你白t恤上一片黄色,我当时挺不知所措的,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大错,不过你心胸宽广,哈哈。
那时候总会喊着减肥,虽然也确实有不吃晚饭,但到底抵不过溜达几圈后一个冰激淋。偶尔晚饭不吃的时候,我会想办法把你叫着跟我出去,围着学校转一圈,路上也没有具体的话题可聊,东扯一句西扯一句,天南聊到海北,那时候还是没有长大,自己怎么想的就怎么说,觉得自己懂很多。
你们总说我平常蔫了吧唧的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现在想来,你们可给了我很大的荣誉呢。G有的时候说我就像个受气包,你一发火,我也不敢言语,有的时候我确实总让你生气,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,哈哈。
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就是个活脱脱的小孩儿。我着实不喜欢晚自习一直写作业,我借剪刀,借胶棒,用黄色的便利贴纸剪出立体小黄人的形状,在写上一些字,我甚至觉得这就是个艺术品,更喜欢你看到它是的笑。我用剪刀把核桃的壳整出逗号的形状,还洋洋自得的整出个小洞,找了根绳子系了起来给你。我用勺子费了老劲把橙子掏空,做了个南瓜灯的样子给你。看你笑的时候我也很开心,我知道,这是我一直向往的。

03
可是我们之间到底还是出现了差错,即使现在想来,我依然会难过。
某一天开始我不在总是和你们吃饭,开始拒绝,开始和别人来往,我们的气氛越来越僵硬。仲夏夜晚的课间带着很多浮躁的气息,我们两个现在窗户上面,下面是来往人的喧闹,我们开始交谈,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好笑的是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我无力的回答着没什么不一样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那时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,也是我始料未及的,看到你发亮的眼睛时,我就后悔了,其实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后悔,我只是觉得自己肯定做错了什么让你伤心了,你没有在说什么,平静的走进了教室,至少表面上是平静的。
那晚开始,我们再也没有一起走过,我总是会偷偷的看你,却又害怕被你发现,就像做了坏事的小孩儿,紧张地盯着大人。我会把牛奶附加上一张纸条给你传过去,当你原原本本得又传回来的时候,我似乎体会到了什么是失去,却又不敢确定。G也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,可是我真的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可是我知道可能是我错了,我不想看见你闷闷不乐的样子。
这样的情况具体维持了多久,现在的我已经快忘记了,但是那段时间的煎熬却不敢忘,也忘不掉。我们终于在一次考试中结束了这样的状态。中午吃饭的时间班里没有多少人,那时候心里还是有些胆怯的,怕你无视我,怕你不在和我说话,怕不能再像从前那样。你们两个在后面坐着,我拿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泡芙蛋糕走过去,那时候我只能用傻笑掩盖脸上的不安,G说我傻笑什么,你也笑了,那一刻我觉得还可以回到原来的,事实证明,也确实你和我说话了,瞬间这些日子的阴云一下子都飘走了。
虽然现在来说,我并不知道我们之间是否真的像一开始那样,但偶尔我想你了,就会给你发信息,尽管我还是会像个小孩子似的那样和你说话,但是这样也蛮好的。

04
时间真得蛮快的,每天依旧是一个样子的重复,很快就走到了临近毕业,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不经意间就让你想说我了。时间快得太久,有些事只能记得大概,不能再一五一十的想起来了。
似乎我并不是很想吃饭,一叼一叼的吃着馒头,磨磨唧唧,你好像一下子就把馒头拿走不让我吃了,旁边有不少人呢,两三个也挺多的,至少我是这么想的,我讪讪得闪多地瞥你,尴尬的看着桌子上的其他人,G也向我使眼色,我能怎么办,好像跟你说话的时候,脸皮就厚了,我只能认错,好好吃饭,你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,再不好好吃饭,连馒头都不给你吃。我一直记到了现在,哈哈。
我不知道你在我的人生中是个什么样的存在,直到此时此刻,我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总之很特别。面对你觉得你就是大人,我就喜欢现在小孩的角度去做事,我总想做些事让你开心,偶尔也想做些让你无话可说的事,像是小孩子讨好大人。
现在我们距离很远,我在北方,你在西南,有的时候我就会想,要是我现在上着班,有钱挣,那我岂不是直接就可以过去找了你么。奈何现实并不是这样啊,我没有上班,我也没有挣钱,我更不能因为想就什么都不管直接过去找你。
在广袤无垠的沙漠中走得太久了,坚持就会开始褪化,突然出现的一个湖,就是继续下去的希望。可能那个时候,你就像是这种存在。我只是一叶舟,没有结实的浆,没有坚固的设备,突然看到了一个有船停泊的港口,也算是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,我只能稍作停泊整顿自己,再继续向属于舟的河岸靠去。
即便是不属于舟的河岸,至少是曾停靠的港口,给予了一时的安定,也永远是停留在心中的暗港。





有的时候啊一闲下来就会无聊透顶,会看见很多情侣手牵着手走在校园里,然后就心生羡慕,转而就又灰飞烟灭,其实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好,今天室友和一个很好的朋友很不愉快,哭的那么难过。觉得女生之间的情感太过复杂,占有欲太强,付出了有的时候并不一定会得到什么结果

她眼中的满是这个世界的谎言,猜忌,愤怒,让自己变的与这个世界尽量一致,可是后来发现,这会让自己不开心,倒不如还是自己为好

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自己的一个亲人,受了伤,我们剑拔弩张,突然他的伤口开始流血,一点点的氤氲开衣服,然后倒地,我吓怕了,把他抱在怀里,大声的用力的喊他,可他根本不应,我大声的让身边的人叫救护车,我等了好久好久车都没有来,我开始止不住的点掉泪,后来醒来,枕头湿了一大片,我还在流泪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抗拒回家,这种感觉随着假期在家烦闷的情绪逐渐上升,就像是去一个相识却并不熟悉的朋友家做客一般,越发的沉闷

她没有过问过我不在她身边的生活,也没有过问过在她身边时的生活,一切似乎都是按照她的意愿在走,甚至会觉得委屈,会觉得过得不像自己

“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
安得与君相诀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”

远方的朋友啊,其实我很想努力,只是为了可以有随时都可以见到你出现在你面前的条件